Zo。  
社團 | 感覺問題。

Zo。| 灣家人
塗鴉文章/一切隨意/多重棲生

CP/ 雜食性/目前蹲坑韓葉

噗浪在連結。

安全折返點 後記 BY 不正常。

有點感慨,天天發文的日子結束了 


嗨,我是不正常。

謝謝願意看到最後的所有人

這篇後記是熱騰騰剛出爐的,跟本子不一樣XDDD

安全折返點不是一個典型的HE,但其實我也不願意說它是BE


就像某個評論內姑娘說的,它是一顆玻璃的糖 ,會疼但是有天會走過,回味的時候也許還可以回憶起中間的甜味,但如果過了什麼都想不起來了,其實他也不見的不是不好的事

安全內的韓葉相愛嗎?當然我想這是的,只是他們把最愛的對方放在路上的某處(安全折返點)然後繼續下去的人生,相愛一定會到最終嗎?到了最終又相愛了嗎?

這是我一開始寫的質疑

然而這種問題,也許就只有品嘗過的人才會得知其中的寓意

韓葉他們是如此不顧一切的愛對方,包括最後葉修不願意韓文清飽受批評和被家人責難,於是他用自己的方式告別,用自己的方式詮釋最後能給的愛


我想很多時候,人的決定都是自我、自私的,所以韓文清生氣葉修,所以葉修選擇

但這些到了10、20年後又怎樣了呢?


韓葉都是放得下走的過的人,我相信他們不會糾結過往,該過該走的,就讓它去吧


就像文內說的,其餘的酸甜苦辣就只剩下茶餘辦飯。



再次感謝看到這裡的你,願意讀完這篇 安全折返點

希望姑娘們跟我說說感想吧XDDD 我會很期待 XDDDD


 
6 
 

【韓葉】安全折返點 終章 後話

微我流設定


所有想說的話,另發一篇和大家說  謝謝 :)

後記沒有TAG,所以放連結在這,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XD
後記:http://rose840613.lofter.com/post/47ab94_80c4b45


通販頁: http://goo.gl/forms/x7Y0qk4K7A

/



第二十四章 後話

 

天空的太陽溫和地撒在公園,不少父母帶著孩子來公園玩耍,還有一些老人家聚在一旁下棋。韓文清認真地看著桌上的棋局,若有所思,這是他這幾年愛上的休閒活動,下棋。

 

前幾年他退休,在這不大卻還算不錯的公園旁買了小公寓,養了一隻狗,閒暇時後就帶著狗出門溜溜,然後他自己則是和這邊的老人們一同下下棋。以他的年紀來說,這幫老頭都喊他小韓,雖然他也早就是五、六十歲的大叔,但比起這些七、八十歲,身體卻還硬朗的長者,他這小韓的名號的確當之無愧。

 

韓文清退役後就轉戰霸圖的後勤工作,直到約十幾年前,榮耀抵不過新崛起的遊戲,收了起來。之後他在友人的介紹下得到一份還算安逸的工作,然後安安分分地做到了該退休的歲數。

 

韓文清也沒想到,他居然能和榮耀扯上那麼久的一段時間,他看著榮耀開始、茁壯、巔峰、衰弱,到最後不敵時代而結束,要說和榮耀牽扯最久,除了他大概沒人敢說第一。

 

他偶爾還是會和當初職業群的那些人聚聚,只是隨著時間流逝,能來的人越來越少。上回林敬言帶著小孫子來還有些感慨,他們這批人從最好的青春時光就相識,如今他們也走到了人生的後半段。

 

「這棋應該下這!」一聲清脆的聲音打斷了韓文清的思考,與他對弈的老先生聽那聲音一說,直喊:「小鬼!觀棋不語真君子,別在這邊吵,去那邊玩,去去。」韓文清看了看那孩子說的棋路,心裡了然,但也沒想靠這樣贏,他反倒對那個一眼看穿局面的孩子有些興趣。於是他匆匆了結這局棋,走到一旁孩子們玩耍的沙地,果不其然看到那小鬼蹲在沙地上,不知道在嘀咕些什麼。

 

「小朋友。」他站到那孩子身旁喊道,只見那孩子抬頭看了韓文清一眼,說:「是剛剛的大叔啊,怎麼樣,我剛剛說的不錯吧?」他的眼睛睜得大大的,臉上全是篤定。看他那熊樣子,韓文清忍不住笑了,大手一蓋,蓋到他的頭上揉了揉:「是不錯。」

 

「哼哼,我就說吧,爺爺說我有天份媽媽都不相信。」

「你爺爺?」

「對啊!葉修爺爺。」

 

聽到這名字,韓文清愣了一下,他有些意外自己會以這樣的方式聽到這個名字,都過了幾十年了,他都快要忘記那人的面容和聲音。過了一下,韓文清又想,說不定是同名同姓,天下那來那麼多恰巧的事情。

 

韓文清和那孩子聊了一下,看他說到激動處還用樹枝和地上的沙比劃,他心想,他爺爺還真沒說錯,這孩子挺有天分的。只是能不能走上職業的道路,就不是他能關心,也不是他需要關心的事情了。

 

結果出乎意料,韓文清和那孩子聊到傍晚,天空已經呈現昏黃的紅色。他牽起狗,準備回家,卻看那孩子似乎不打算回家,忍不住問:「你不回家?」孩子嘟著嘴,回道:「我在等我爺爺。」

 

韓文清心想,反正不急於一時,放一個小孩在這也不算太好,於是又坐了下來,孩子看了反問:「你不是要回去了?」

韓文清瞥了他一眼,說:「不差這點時間,陪你等爺爺到,我再回去。」

 

過沒多久,他們看到夕陽的另一端,一個走得有些不正經的身子,直到他站到韓文清和那小孩的面前,韓文清不知道當時自己露出怎樣的表情。

 

那人看起來也有些錯愕,但隨即扯了個韓文清似曾相識的欠揍笑容:「好巧,好久不見。」



 
 

【韓葉】安全折返點 第二十三章 有一天

微我流設定

/

明天就完結拉

之後再發篇後記說說到底安全想講些什麼好了 

謝謝 :)


通販頁: http://goo.gl/forms/x7Y0qk4K7A





第二十三章 有一天

 

有那麼一天,所有的事情會得到應有的答案。韓文清在收到葉修的喜帖時突然想起了這句話,他看著那張喜帖,上面的人是那麼面熟卻又陌生。

 

雖然拆開喜帖時,他心裏有過舊的鈍痛,但那漸漸轉為平靜,然後韓文清發現原來時間也帶走了他一些東西,他甚至覺得喜帖上的兩人蠻登對的。這是他和葉修分手後的第三年,但他卻已經快要認不得這個人。

 

剛開始他還有很多的無法理解、不甘心與憤怒,然後韓文清慢慢懂了葉修做的選擇,只是他不甘於承認,因為這樣他就真的承認了葉修的「好意」。只是時間總過得那麼快,他心中的這些情緒也隨著時間慢慢地磨啊磨,最後只會剩下一些小碎石,走了有些疙瘩,但也傷不了人。

 

然後韓文清突然發現,他再怎麼不甘,葉修始終都不會回來,因為他已經做好了選擇,而在那當下,葉修與他就注定會走上不同的岔路。這過程中到底誰錯了?誰又對了?也許再前些日子,韓文清仍會覺得葉修狠得殘忍,對待這段感情也太不公平。但現在韓文清也看不明白,他們到底誰對誰又錯了,在最初的出發點上,他們都深愛著對方,那到底誰錯了?誰又對了?

 

只是選擇的方式不一樣,以致後面的結局。

 

如果當初葉修願意和他堅持,那他們到底又能走多久?或許有天他們的愛還是會被現實消耗,然後走上不同的路。比起這樣,是不是在他們還愛著對方時,用自己的方式愛著對方而離開的葉修是對的呢?韓文清不知道,但其實也不太重要了。

 

事過人非,如今他都淡忘了當初心中那些膨脹的情感。

 

沒了對方,他們其實都活得很好,韓文清甚至和霸圖在第十二賽季拿到了第二冠。而葉修更不用多說,他早已在韓文清不理解的世界裡,做好自己該做的本分,旁人或許有些唏噓,但其實誰也沒留在那個說分開的當下。

 

畢竟他們都往前走了許多。

 

直到有天,或許他們都會想起這段有關青春、夢想、愛情的故事,然後他們可能會發現這故事熟悉卻又陌生,因為那已經是太過久遠的事,像最美的美夢,醒來時總朦朦朧朧看不明白,但身體的感受卻無比的真實。

 

韓文清看這因為葉修而亂成一團的QQ,久違地發了話:「恭喜,葉修。」

螢幕另一頭的葉修看了,忍不住笑了出來,然後他抬手,緩緩地輸入:「謝謝。」

 

葉修的婚禮在他們收到喜帖的幾周後舉辦,當時剛好是夏修期,那天天氣很好,許多選手都前往參加。現在的葉修和葉秋站在一起竟然讓人難以分辨,新郎倌梳著油頭,穿著白西裝,人模人樣的差點沒嚇傻一票人。

 

陳果拉著蘇沐橙感慨,沒想到他們這群人內最早結婚的居然是那個葉修。黃少天沒了幾年前的話嘮,但還是抓著葉修講了許久的話。許多人都上前祝賀,唯獨韓文清安靜地站在會場的一角。

 

典禮開始時,葉修站在牧師前,新娘子被她的父親牽了出來,白紗拖了一地,夢幻又幸福,葉修看著也忍不住扯了個微笑。蘇沐橙坐在一旁看著葉修的表情,真心的為他祝福。

 

在牧師宣告新郎可以輕吻新娘時,全場來到了最高潮,韓文清心裏卻異常的平靜,原來當初在他心裏佔據最多的人,如今也不那麼重要了。他們終究沒有飛過安全折返點,而是各自找到了安全的地方降落。

 

於是接下來的路程,他們都能自己走下去。

直到,所有的旅程結束,然後環抱著這些酸甜苦辣,無怨無悔地結束這一生。


TBC

 
 

【全職/韓葉】一個老梗的愛情故事。

段子爆走

二更心情好

低調

剛剛太高調了XDDDD

燉肉↓

【全職/韓葉】一個老梗的愛情故事。


 
 

【韓葉】安全折返點 第二十二章 你沒說出口的

微我流設定

/

神隱了兩天 回來更新啦

一直打的我流設定是沒有世界邀請賽



通販頁: http://goo.gl/forms/x7Y0qk4K7A





第二十二章 你沒說出口的

 

 

韓文清一天的行程,不外乎就是早上起床、晨跑、吃早餐然後進訓練室,下午也許開個戰隊會議,會議完再接著指導後輩,晚餐後看是要再回訓練室,還是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時間已經來到第十一賽季,韓文清在度過夏修期後如往常地回到戰隊,但他卻有些不記得自己是怎樣度過漫長的夏修期,葉修提分手的那晚他倒是記得明白,當時葉修眼中滿是溫柔,卻說著分手的話。

 

後來他們到底怎樣回家,葉修又是怎樣離開的,好像都不太重要了,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回到最一開始,他們如同陌生人,他甚至沒看到葉修離開。然後韓文清在那一夜斷了所有有關葉修的聯繫,選手群內偶爾還有一些葉修零散的消息,說在哪看到葉修穿著西裝人模人樣,說葉修開始像個成功的企業家。

 

但對韓文清來說,那些都不是他關心的重點了,葉修連解釋都沒給他,留下他不想看懂的溫柔和不想聽明白的話。可惜的是,霸圖隊長唯一一次的逃避卻沒成功,因為他看懂葉修那些伎倆。

 

韓文清憤怒,葉修老一人做了決定,扛了所有後果,留下的世界縱使再沒紛擾,韓文清也不想要,到底他是不甘、憤怒,還是有更多無法說明的情緒,都不能改變這已經定局的事。

 

葉修是那麼殘忍。
卻又那麼溫柔。

 

所有事情並沒有隨著葉修的離去而有些脫軌的變化,榮耀依舊、人們依舊、韓文清也沒有因為分手而墮落,他還是規律地生活,訓練然後比賽,只是心中的不甘和抽疼卻那麼的不安分。

 

常規賽時,霸圖到H市客座興欣。沒了葉修的興欣打得有些辛苦,但還是找到了些節奏,正如葉修退役記者會上說的,他們努力地調適沒有葉修領導的興欣。比賽最後由霸圖拿下,離開前,韓文清被蘇沐橙叫住。

 

韓文清知道蘇沐橙如同葉修的妹妹,但卻不知道自己能跟她聊些什麼,不過看那姑娘笑嘻嘻地站在那等自己,韓文清縱然沒有什麼想說,也不好讓姑娘沒約成人,於是他走了過去。

 

蘇沐橙帶著韓文清來到一家隱密的咖啡店內,要了一杯拿鐵,韓文清則是點了杯黑咖啡,然後他倆相看兩無言,拿鐵和黑咖啡來的時候,蘇沐橙拿起了自己的拿鐵滿足地喝了一口。

 

「葉修也喜歡喝黑咖啡,他老嫌拿鐵太甜。」蘇沐橙笑了笑,繼續說:「葉修很討厭對不對?老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都不管他人怎麼說。」聞言,韓文清有些詫異,畢竟他和葉修分手的事情誰都不知道,他不會說,離該榮耀的葉修更沒時間說。

 

大約是看到韓文清不太開心的臉,蘇沐橙解釋:「我算是自己猜到的,我去問葉修,但他也沒正面回答我。」頓了頓,蘇沐橙又繼續說:「他在第十賽季時跟我說要回家,我心裡就有個底,但我沒想到他也跟你……不過我想他有他的想法吧,畢竟老葉家好像不太好惹。」韓文清聽了想笑,葉修曾經跟他在閒聊時提過家裡幾句,根據葉修退役後的那些傳言,其實不難猜到老葉家到底是什麼家世地位。韓文清從不在意這些,狗血的說法是葉修就是葉修,無關他來自哪裡。

 

韓文清的重點從來不是葉修下了怎樣的決定,而是葉修在過程中是不是也跟他並肩同行了,如果葉修和他的緣就到這,韓文清也不會太過糾結,有些事情就是這樣,該來就來,該走就走。

 

只是葉修走得太過灑脫,留下韓文清愣在原地錯愕,他甚至連反駁的餘地都沒有。

 

韓文清始終沒有搭話,蘇沐橙也不惱,她只是不疾不徐地喝著手中的拿鐵,偶爾想到一些有關葉修的事,提了兩句。最後,她在喝下最後一口拿鐵前說:「葉修,他真的很在意你,韓隊,只是他看起來太沒心沒肺了。」

 

韓文清知道,他從頭到尾都知道,葉修就是他媽的太在意韓文清了,所以才走得那麼灑脫。




TBC


 
 

【韓葉】安全折返點 第二十一章 安全折返點

微我流設定

/

通販我今天會去刷本~~ 快的話我今明兩天會寄出 :))


然後他們來到安全折返點了(????


通販頁: http://goo.gl/forms/x7Y0qk4K7A





第二十一章 安全折返點

 

回到家後,葉修懶洋洋地倒在沙發上,韓文清把他的包包放到自己的臥室,然後走到廚房,倒了杯水給葉修。

 

葉修蹭在沙發上就像快要睡著似的,他半瞇著眼,看著韓文清把水放在他面前,動手整理剛剛一同拿進來的信件,最後他直直地看著葉修,葉修感覺到韓文清的視線,倒也沒害臊,懶洋洋地換了個姿勢,「還不退?」

 

「還能打。」握緊了手,韓文清回道。葉修笑了笑,有點感慨:「這樣全聯盟就剩你這尊元古大神了,感動不?」韓文清橫了他一眼,冷冷地哼了句無聊,葉修又問:「不問哥為啥退役?」

韓文清看他,反問:「你會說嗎?」然後葉修大笑,扯著韓文清鬧說肚子餓了,出門吃飯,韓文清看看時間是晚上十點,他心想葉修大約沒吃晚餐就上飛機了,也沒追問,便拿起了剛放下的鑰匙。

 

「就你折騰。」

 

葉修沒說話,只是沒心沒良地跟在韓文清身後。他倒也不是真的肚子餓了,就是看著韓文清,頓時不知道要怎麼把話說出去。

 

韓文清帶著葉修來到附近他們慣吃的麵攤,稀哩呼嚕地吃了一碗麵,然後葉修興起,拉著韓文清漫無目的地在路上閒晃。

 

葉修最後在路燈下點起了菸,韓文清不太讓他在家裡抽菸,雖然不是很認真管他抽多少,但倒很認真不讓葉修的菸燻得家中都是菸味。葉修又再一次透過冉冉的白煙,看見韓文清,他就像幾年前看見的韓文清,只是眉間的紋路好像又深了一點,眼神又更沉了些,然而他看葉修還是那樣。

 

葉修緩緩地吐了口白煙,他說:「哥拿了那四冠,聯盟大約也沒人可以超越了吧?」韓文清沒說話,他只是看著葉修。

 

葉修也看著他,叼著菸沒把話接下去。他想過很多對於未來的可能性,但是現實是──他必須回家。可是他又該拿韓文清怎麼辦?和韓文清說過的生活葉修依舊嚮往,只是他知道要老葉家接受兒子是個同性戀,就和當初要支持他玩遊戲一樣困難,那是種觀念上的落差,說多了只會惹來更多的爭執,就算今天他父母真被他說動,接受了韓文清,但老葉家的家門不會讓人扣上「長子是同性戀」這樣的名號。

 

不是葉修太快放棄,只是他比任何人都還理智,所以他不願意讓韓文清為了要和他在一起,而去忍受他人的辱罵,以及那些不被諒解的眼光,韓文清不需要承受這些,因為他們的感情沒有錯,只是無法被成全。

雖然韓文清鐵定不會在意,但是他們又有多少十年可以耗費?如果幾十年後他們仍不被祝福,他拿什麼還韓文清?如果葉修有一天需要為了家族而結婚,韓文清又該何去何從?而他們又可以拿多少感情去讓現實消磨?

 

葉修想起了很久以前,蘇沐橙看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電影內說到的一個詞。

 

安全折返點。

那是飛機在飛往南極時,到這點上剛好還有一半的油,回頭還能安全降落,再過去就沒有安全返回、降落的機會了。

 

葉修終究被時間的洪流帶走了少年猖狂的勇氣,他賭不起韓文清的人生,於是他必須在自己還能控制所有事情時,做出最殘忍又最溫柔的決定。葉修一人獨自看到了安全折返點,他卻無法拉著韓文清跨過還能回去的界線,原因是他那樣深愛著韓文清。

 

只是有的時候,深愛卻不見得能在一起,有些事情終究不像榮耀,拚命就可能有好的結果,於是葉修自私又殘忍,但卻無比的溫柔,輕輕地在還沒跨過他和韓文清的安全折返點前,停下了腳步。

 

「我要回家了。」葉修在菸熄滅前說道:「我們分手吧,韓文清。」

 

TBC

 
 
1
© Z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