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  
社團 | 感覺問題。

Zo。| 灣家人
塗鴉文章/一切隨意/多重棲生

CP/ 雜食性/目前蹲坑韓葉

噗浪在連結。

CWT T13 無事終了 : ) 無料釋出-榮耀之後 (韓葉) 1 。//

大感謝XD 我的無料終於發完了!!
所以來放一下全文

這次場次真的各種感動跟驚嚇XDDDDD
謝謝老韓跟葉修幫我顧攤(??? ) 我真的 嗚嗚嗚 (??

總之 努力下一場要有新刊!! 
感謝一路幫忙與鼓勵的你們 有你們真的太好了: )

|



1.

韓文清在第十一賽季再次站上冠軍的位置後,終於還是退役了,雖然他對榮耀、冠軍的心依舊強烈,但他知道自己也是時候認老了,作為霸圖隊長的最後一場記者會上韓文清難得的扯出了淡淡的笑容,他說是時候緩下來,想想之後的人生了。

 

遠在H市的葉修透過電視聽到韓文清的發言,不禁也笑了出來,一旁的蘇沐澄有些不明所以,只見葉修向她伸手借來手機,熟練地打上號碼,傳了封訊息出去。

 

你的大房子還有哥的空位嗎?

 

傳完又順手拋回去給蘇沐澄便起身,說要到外邊抽根菸,接過手機的蘇沐澄看著傳訊息的備份紀錄,笑嘻嘻地問著葉修:「打算搬過去了?」而葉修只是揮了揮手示意了一下,連頭都不回,見狀蘇沐澄也不惱怒,小姑娘喜孜孜的深呼吸了一口氣,大聲地說道:「我們葉修隊長要嫁去Q市了!」然後走到門口的葉修十分配合的拌了一跤。

 

「快拿盆來!老夫要吐了!」


由魏琛帶頭,興欣眾人適時的配合葉修那一跤,各種”祝福”此起彼落,接著魏琛後,方銳戲謔地說:「呵呵,葉修大大嫁得好人家啊,你瞧瞧老韓那身家,放眼全職業圈沒人敢跟他比,嘖嘖,識貨啊,葉修大大。」

「呵呵,哪裡的話,老林身家也不錯啊,怎麼?考慮要嫁了沒?」

「老大要嫁人了!?哪個男人要娶老大?」包子依舊不改他的活力,捲著袖子,直說要去見見那個要娶葉修的人。

「葉修,聘金收的如何啊?太少可不給嫁啊!礙喲!是說我們要幫你準備多少嫁妝啊?可不能丟了興欣的面子,讓霸圖的看扁了!」陳果聞言一邊對著葉修說,一邊轉過頭跟蘇沐澄和唐柔討論起婚戒用哪家的好。

喬一帆則是和安逸文在一旁猜想,葉修前輩為什麼要嫁人?重點是又要嫁給誰?而站在一邊的莫凡也有些好奇,想要探聽,但無奈怎麼都擠不進去,蘇沐澄見他這樣,對他笑了笑,然後莫凡又害羞的拉著帽子,轉過頭去。

 

看著磨合的越來越好的興欣,蘇沐澄頓時有些欣慰,看見葉修當初辛苦拉起的新人個個開始有了職業選手的樣子,蘇沐澄又笑了笑然後低下頭滑開手機鎖屏,跳出來的,是葉修其實不用問也能知道的答覆。

有。
韓文清在回來的訊息這樣寫著。



2.

葉修真的搬到Q市,大約是在夏休期中時,那天的天氣十分炎熱,他和遠從Q市飛來幫自己拎行李的韓文清,並肩站在飛機場大廳,興欣的眾人除了關榕飛表示要見不還是能夠上Q視訊,擺了擺手說不來外,其他人都到了。

 

由蘇沐澄代表,細細地叮嚀了葉修退役了就好好養身體,別老像以前一樣三不五時就熬夜,菸也少抽一點,而陳果大老闆仍舊她那感性的個性,滴了幾滴不捨的眼淚後,眼淚又被葉修氣了回去,好戰的唐柔拍了拍葉修的肩,笑笑地對葉修說:「就算你退了役,你仍舊是我的目標。」

而葉修笑了笑,沒說什麼。
一陣寒暄終於在韓文清的提醒下停止,蘇沐澄最後還是忍不住向韓文清說:「韓前輩,葉修從以前就自個兒隨便慣了,要是哪邊冒犯,還請你多包涵。」

「沒事,他的個性我知道。」韓文清警告性的捏了捏在一旁作怪,葉修的手。

一旁的葉修倒也沒有因為韓文清的制止而消停,他說:「嘖嘖,拜託到底是誰冒犯誰還不知道呢!」
看見他倆的互動,蘇沐澄笑嘻嘻地催促他們:「登機的時間要到了,你們快上去吧!」

 

韓文清和葉修聞言對望了一眼,各自拿起了行李準備走向登機門,起步時,葉修稍稍的遲了一兩步,韓文清以為葉修又想幹嘛,轉過頭正想把他抓回來,但他看到的是,一直沒有落淚的蘇沐澄緊緊的抱住了葉修,肩膀微微地顫抖,於是韓文清沒有上前打斷,他只是靜靜地在一旁看著葉修拍了拍蘇沐澄的頭,不曉得在紅著眼的女孩耳邊說了些什麼,逗笑了女孩。

「該走啦,我再不走老韓的臉可能又要收遍全機場的錢包。」最後葉修笑嘻嘻地流下了這句話,才終於跟韓文清並肩走進登機口。

 

3.

葉修不是第一次坐飛機,小的時候葉家少不了寒暑假帶著小朋友出去玩玩,離家進入職業圈後更是常常搭著飛機飛來飛去比賽,往常葉修都是上了飛機就能飛快入睡,等到了目的地才會被一旁的人叫醒,唯獨這次心裡特不踏實,感覺煩躁地想要來根菸。

 

坐在位置上的韓文清原本閉目養神,被一旁一直動的葉修吵得不能入睡,於是他轉

過頭看向葉修。

「葉修。」
聞言,葉修搔了搔頭說:「吵到你啦?抱歉,我去洗手間一下。」正打算起身時,韓文清抓住了他的手,又說:「你擔心什麼?」
葉修沒有回話,心裡想這男人啥時這麼敏感了?而韓文清不見葉修回答,於是又說:「我在。」

 

這下葉修心裡可被韓文清的這句話放了大招,他內心開始激動地吐槽,這老男人甚麼時候會說這種”貼心的話”了?見到葉修又沒回話,韓文清扯了一下嘴角,牽起葉修的手,輕輕的在他的手背上留下一吻,然後他滿意的看著號稱榮耀圈內臉皮最厚的人,這時薄著臉皮的紅了耳根,但是葉修又怎麼會這樣就投降?雖然韓文清這些超常的舉動他是真的嚇了跳,可葉修何許人也,他回過了神,俯下身就往韓文清嘴上一咬然後才滿意的走向洗手間。

留下的韓文清摸了摸有些滲血的嘴唇,心想有些事他們可以晚上好好談談。

 

4.

他們飛到Q市時已經是吃晚餐的時間了,韓文清跟葉修匆匆的在機場內隨便吃了點東西,就跳上了計程車往韓文清的住處去。

韓文清買的房子是鄰近霸圖的一間高級公寓,當初葉修還沒退役時偶爾夏休期會蹭來韓文清的公寓,那時他就曾經調侃過韓文清是土豪,如今真的住進來還真有點不平衡,想當初自己在職業圈開荒幾乎甚麼地方都睡過,只差沒有睡過路邊,後來第八賽季退役後也住過雜物間,對比起當初的自己,韓文清這間高級公寓他可真的有些不適應。

 

搬家這件事其實早在葉修傳簡訊要求要搬過去時就陸陸續續的把東西搬過去了,這次真的連人一起搬過來時反而沒什麼東西背在葉修身上,不過葉修的東西本就不多,搬過去的東西多半是陳果和蘇沐澄等人幫他打點,不然依葉修的個性,大概帶著重要的證件還有他為數不多的衣物就飛去找韓文清了。

開門時,葉修看見一箱箱還沒有整理的紙箱堆在門邊,有一些空蕩的客廳丟著一兩個已經開過的紙箱,唯一整理乾淨的是一旁的櫃子,裡面細心的擺放著有關韓文清和葉修的所有榮耀,葉修頓時覺得自己的心裡某處軟了一下,他看著自己和韓文清所有的獎盃,才發覺,自己人生大半的時光都和這人交織在一起了,如今剩下的也全都給他了。

 

唉,便宜了老韓。

 

看著在一頭從進門就忙著把紙箱開箱整理的韓文清,葉修走了過去蹲在韓文清旁邊,而韓文清感受到葉修的靠近,皺著眉正想問葉修想幹麻時,他感覺到自己皺緊的眉被冰涼的手撫過。

「以後請多多指教啦,韓文清大大。」葉修扯著嘴角對韓文清說。

抓下了葉修那稍嫌冰涼的手,韓文清一邊用手溫熱那雙好看的手,一邊回道:「彼此彼此。」

 

5.

網路上最近流行一句話叫做”不作死就不死”,葉修剛聽到時還覺得這句話的文法很奇怪,但他現在終於可以明白這句話的真理,至於使葉修體會到這句話的契機就是自己那雙被韓文清緊握在手中,號稱全榮耀第一美的雙手作死的有一搭沒一搭的摳著韓文清的掌心。

 

葉修原本也只是想要鬧鬧那個自己鬧了十來年的人,誰知道手掌的輕輕騷動傳到韓文清腦袋裡竟然被放大成無法忽視的挑逗,當葉修回過神時,他早就被壓倒在地上,原本被韓文清握住的手,不知道何時被湊到了唇邊細細的舔舐。

 

不作死就不死啊,葉修大大。

 

當葉修的腦子發出警戒的時候早就來不及了,他的上衣被韓文清拉的老高,褲子也寬鬆鬆的掛在他的腿上,更要命的是,他發現自己也有感覺了,當然葉修從來不是會在這件事情上壓抑感覺的人,所幸他也就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配合”著韓文清,偶爾抓抓韓文清那結實的背,又偶爾舔著韓文清的嘴唇,葉修這種有一下沒一下的”配合”在韓文清的眼中視同挑釁,大家都知道霸圖來的各個都是鋼鐵男兒,怎麼會無視這種挑釁?所以在葉修只能呻吟著要韓文清慢點前,他只來得及提醒韓文清,別在客廳發情,要就到床上去辦事。

 

6.

新居的第一個早晨其實是美好的,扣除了因為辦事有些激烈而痠痛的腰,葉修覺得這樣一個平靜的早晨是自己許久沒有擁有過,剛進入職業圈的幾年,他幾乎天天為榮耀不分日夜,之後開始有點規律時,戰隊和自己的矛盾又讓他有感無力,第八賽季雖然短暫的退了役,但是他卻忙得不可開交。

 

然而現在,他看著穿著黑色T恤的男人,在廚房為自己料理早餐,葉修頓時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但到底是為了平靜而不可思議還是為了韓文清居然在幫他作飯而不可思議,這就不可得知了。

 

韓文清弄好早餐後,轉過身,才看見葉修頂著凌亂的頭髮,和因為過大的衣服遮不住昨天自己努力耕耘的痕跡,發著呆,看著自己,韓文清覺得有些好笑,這樣的葉修是他沒有見過,又或是他終於能明白的感受到,葉修和自己終於住在一起,接下來他們將不再 是對手,而會換個關係,同住在屋簷下。

 

他把早餐放到了葉修的面前,然後開口說了今天的第一句話。

 

「葉修,早安。」

「早啊,老韓。」



评论(2)
热度(22)
 
© Z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