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  
社團 | 感覺問題。

Zo。| 灣家人
塗鴉文章/一切隨意/多重棲生

CP/ 雜食性/目前蹲坑韓葉

噗浪在連結。

【韓葉】安全折返點 章一 請帖+公告

大家 好久不見WW
好久不見來更新的文章居然是安全的新版 實在有點恥XDDDD
不過其實舊版的安全我確實在寫了快近萬字的時候
一道天雷讓我決定要重寫他
我想表達的東西仍舊

但內容確實大改了(根本不一樣(??
然後要重新申明 我真的超愛老韓XDDDDD
安全依舊是個韓葉不會在一起的文章
我不說他是悲文 頂多說他是段辛苦了歷程
希望我更新了就有更多的動力要去打下一章(欸

至於舊版要不要刪....看我心情吧 哈哈哈(我就是任性!!

好啦 謝謝你看我廢話到這
以下 安全折返點 :)


章一.請帖

收到請帖時,他還在做日常的訓練,張新杰輕輕的將刺眼的信封放到了一旁,他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專注的繼續手中的動作,其實他不看也知道這紅色的炸彈到底是從何處炸到他那,畢竟那出處前些天還死皮賴臉的要他紅包包大點。

 

直到結束訓練後,他才動手拿起紅色的信封,信封上字歪歪扭扭的寫著韓文清先生收,他想起了那人曾看著自己的字嘖嘖稱奇:「我說,老韓真沒想到你的字還能入眼啊?」當時的韓文清只是冷冷地哼了聲,沒有回答他那似嘲諷般的稱讚,如今看到他的字,韓文清才發現,當時那人是真心覺得他的字好看。

 

韓文清和那人認識了十幾年,卻沒想過有天自己也會被他的紅色炸彈炸的遍體麟傷,他以為他都好了,好到可以跟那人說上兩句,但他發現原來當刀刮開時,自己的傷早就在外殼下流了濃,發出了惡臭。

 

他記得自己是怎樣拆開了不現實的喜帖,直到張新杰拍了拍他的肩膀,韓文清才發現原來自己已經盯著那張喜帖多時,訓練室內的後輩們都走光了,只剩下他跟現在的隊長張新杰兩人,張新杰沒有對他的失態多問,只是叮嚀了兩句要關燈和冷氣,便走了出去。

 

「謝謝。」

 

踏出門前,張新杰聽到了那原本穩重的聲線,比以往更加低沉的向他道謝,張新杰沒有回頭,只是擺了擺手離去,他知道任何言語都無法讓韓文清好受一點,他無法對韓文清的感情事說三道四,更不會拉著韓文清喝酒買醉,這種狀況,還是讓自己的老隊長獨自一人他會好過一點。

 

於是訓練室內只剩下韓文清一人、空調和冷清的燈,螢幕上還閃著群內對於收到葉修喜帖的各種發言,很多不曾出現的人都紛紛跑了出來,誰都沒料到有天那個死皮賴臉的葉修也有穿著西裝人模人樣的一天。

 

喜帖的樣式不算獨特,米白色的底,還有些低調的花紋,喜帖內婚紗照葉修坐在椅子上而新娘依偎在他的腳上,看起來就是一般甜蜜又寧靜的婚紗照,葉修理去了一嘴的鬍渣,收斂了氣息,拍起婚照還是可以讓人覺得是個可靠的男人。

 

跟自己鬥了十幾年的男人,像是換了一副韓文清認不出的模樣,於是韓文清意識到了,葉修不在是那個只專注於榮耀的葉修,他擔起了原本該被期待的人生,榮耀就像是插曲,就算他在揮霍多少色彩、多精彩,有天他還是會穿上沉沉的黑色西裝,還起他該負的責任。

 

然後葉修會與他岔開了道路,某天也許葉修再次地出現在電視裡,卻不在是作為為國爭光的職業選手,而是功成滿載的企業家時,韓文清又會何去何從?韓文清握了握不在巔峰的雙手,他像是一隻驕傲卻年華逝去的老虎,口中仍想發出震撼山林的怒吼,雙牙依舊想獵捕獸物,年華終究是他們贏不回來的事情。

 

闔上了喜帖,韓文清關上了電腦,尋遍了訓練室的空調和燈,順手將沒靠好的椅子靠上,挺著數十年依舊的身影,關上了燈。

 

有一天,他也會離去。


然後又有一天,榮耀會像這間訓練室,空無一人,關上了最明亮的一盞燈,然而世界還是再轉,更多新穎的遊戲會在取代榮耀,而他們這幫曾經為了榮耀燃燒青春的人們也會踏上各自的旅程,也許偶而見面聊聊近況,也許再也不見,在無交集。

 

韓文清無法得知在十年後他與葉修會如何,是會破天荒的互相聯絡抑或是不在見面?想至此,韓文清扯了個難看的笑容,明明以前不會那麼多愁善感,一個葉修的喜帖就把他炸的魂不附體,到底是因為葉修要結婚這件事令他難受,還是他終於也意識到自己的年紀也該是離開榮耀了,答案混合著苦意令人無法嘗出其中的寓意。

 

所以也只能悶頭的一口灌下,然後安慰自己,良藥苦口。





TBC

別跟我敲碗 因為我也不知道下一章在哪.......(滾


评论
热度(17)
 
© Z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