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  
社團 | 感覺問題。

Zo。| 灣家人
塗鴉文章/一切隨意/多重棲生

CP/ 雜食性/目前蹲坑韓葉

噗浪在連結。

【韓葉】安全折返點 章三 最開始

錯字有
我流設定有



章三   最開始

 


最開始時,他們誰都不是,幻想過也許自己長大當了科學家、特工又或許是帥氣的海盜,直到為了打遊戲,頭一次的為了自己的未來和家人起了爭執,然後葉修做了一件誰都想不到的事情 ──離家出走。

 

發現葉修離家後,葉母安慰著暴怒的葉父說:「最多一週吧,吃到苦頭就會摸摸鼻子回家了。」誰知道最不像葉父的葉修像了他最硬的脾氣,他熬了十年才肯回家,直到知道自己無法擁抱更多的巔峰。

 

葉修也想不起當初離家的日子是怎麼度過的,賭著自倔強,一開始也許還因為被壓抑的自由,為了打遊戲成了最好給自己壯膽的藉口,有了一定想要做的事,獨自一人也不在那麼使人驚慌,畢竟還有信念,於是他在信念的路上遇見了榮耀和蘇家兄妹。

那時葉修看見人生最寬闊、最無拘無慮的日子,雖然日子不像以前那麼輕鬆,但卻充實,能做自己喜愛的事情,比甚麼都還要快活,再接下來他經歷了一場離自己最近的死亡,他只能將不段啜泣的蘇沐橙抱在懷裡,面對著蘇沐秋那笑的燦爛的笑容,他是多麼美好的停格在那瞬間,留下的他和蘇沐橙卻必須向前走,就算難過撕裂了內心,日子還是要過,於是他們還抱著蘇沐秋留下的一切,義無反顧。

蘇沐秋剛離開時,葉修仍會不習慣在他抬頭想找人商量時,旁邊卻只剩下他沒抽完的半截香菸,蘇沐橙在哥哥剛走的那段日子裡,每天晚上都會抱著被子捲在葉修身邊的椅子上睡,只是如同他們必須往下走,直到某天葉修習慣了在遇到問題時一人安靜的點著香菸思考,而蘇沐橙也能一人安穩的在房間睡去。

於是他們習慣了習慣,逐漸接受了一個無比親近的人離去的事實。

 

蘇沐秋是葉修遇見的第一位好夥伴,而韓文清是他見第一位最難纏的對手,有的時候葉修都會忍不住猜想,到底是蘇沐秋比較了解他抑或是韓文清,只是這個答案卻始終無解。

 

韓文清和葉修從銀幕前互不相讓,到榮耀舉辦了第一次的職業聯賽,那時他們才看清了那個和自己糾纏的對手長些什麼樣子,韓文清記得當時遇到葉修時,那人正被路過的工作人員制止抽菸,他嘖了嘖嘴,乖乖地沒有點上火,直到好說歹說的保證不抽菸,才讓工作人員離去,葉修煩躁的抓了抓頭髮。

 

韓文清回想起這件事時,他總想,那個每次看都無所謂的葉修還是緊張的。

 

當時葉修原本想趁著工作人員走遠,偷偷的點起菸,但是他卻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韓文清,他尷尬的笑了笑,心想,今天就這麼倒楣抽根菸卻一直不順利,看見葉修和自己對到眼,韓文清便走了過去對他說:「要抽去外面抽,這裡警報器會響。」
聞言葉修嘆了口氣,聳了聳肩:「算啦,你也是來比賽的?那個隊伍、腳色?」
韓文清扯了扯自己身上印有霸圖兩字有些俗氣的T-Shirt:「大漠孤煙,你呢?」

 

見狀葉修露出了個詭異的表情,還來不及了解葉修那表情的意義大會的廣播便要選手回去各自的隊伍裡,葉修隨即擺了擺手丟下一句等等見便自顧自的離開了,韓文清心想反正的是機會遇到,便也快步離去。

 

第一屆聯盟和戰隊的架構都沒有那麼完整,比賽其實還挺陽春的,幾支隊伍湊再一起,連個正規的隊服都沒有,誰也不知道這款遊戲會走得如此長久,他們這些選手更成了電視上的明星,大型的戰隊更是都有了自己的體育館,但是一開始他們這群人也是被聚集到某個城市,比出了個輸贏在往下個城市去,而韓文青和葉修第一次見面的比賽剛好是八強賽,為期一天,分成上午場和下午場,比出四強。

雖然是第一屆的職業比賽,但還是吸引了不少人參加,在進入20強前都是線上賽,到了20強時則採線下賽,兩兩廝殺進行淘汰賽,通常比賽都會訂在大週(每個月的第二、四個禮拜)。

八強賽時韓文清雖然沒有對上難纏的一葉之秋,卻遇見了人生最難纏的葉修。 





TBC

评论
热度(6)
 
© Z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