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  
社團 | 感覺問題。

Zo。| 灣家人
塗鴉文章/一切隨意/多重棲生

CP/ 雜食性/目前蹲坑韓葉

噗浪在連結。

【韓葉】安全折返點 第十一章 暴風雨的前夕

微我流設定

葉修在正名自己是葉修前都會以葉秋相稱
所以裡面的葉秋目前就等於葉修

/

葉修啊葉修 (?

印調: http://goo.gl/forms/etbVhEOQjo



第十一章 暴風雨的前夕

 

嘉世的狀況每況愈下,第七賽季就難看到讓人不忍直視,有不少人調侃嘉世是不是準備收山不幹了,或是想去看看挑戰賽的風景如何,更多的是對葉秋能力的質疑。但是榮耀是團隊的事,就算葉秋能力再好,也抓不住早已脫離他的嘉世,他唯一的援軍只剩下蘇沐橙,可是就他們也就兩人能挽回多少?葉秋想,反正現在的狀況也不是他出面和所有人吵個兩句就能解決,還不如繼續做自己覺得對的事情。

 

可惜的是,不是所有人都像他這樣想。第七賽季結束的夏休期,葉秋如往常拎了包就往韓文清那跑去。啟程前一天蘇沐橙幫著他整理行李,她看著不慢不緊的葉秋忍不住問:「你沒事吧?」葉秋挑了個眉,像是在反問蘇沐橙,能有什麼事?見狀,蘇沐橙輕輕地嘆了口氣:「我知道你總覺得沒什麼大事,反正要你說你一定也會反問我,說了能幹嘛?但是你知道你的不說反而讓人更擔心嗎?」對於她這番話,葉秋伸手揉了揉蘇沐橙的長髮,說:「唉,瞧你都長大到可以關心我了,沒事!當年我也不是一人拉著你長大?比起這件事,現在這些破事能說的上嘴?我們專注冠軍就好。」

 

聞言,蘇沐橙沉默了一會兒,她把手上最後一件衣服放進葉秋的袋子裡,起身準備離開。離開時她悠悠地對那個點著菸的人說:「韓隊其實很擔心你,你記得跟人家解釋去。」然後她就開門離開了。

 

看著被關上的門,葉秋無奈的想,能說些什麼?向韓文清哭訴自己在嘉世被人孤立?還是哭訴沒人懂自己的理念?先別說他說不出口,說這些又能幹嘛呢?難不成要老韓那張錢包臉來找陶軒理論?他太習慣一人解決所有的事情,就算和韓文清談起戀愛,他還是習慣在夜裡一人抽著菸思考,而不是開著視訊和韓文清哭訴,因為葉秋知道,比起讓人可憐他的遭遇,想個實用的解決方法還比較實際一點。

 

但如今他與嘉世的情況又該怎樣找到解決方法呢?葉秋不知道,反正一路見招拆招過來了,還能遇到什麼大事?他笑了笑,把叼在嘴上的菸捻熄,關了燈,現在的他只想好好地睡上一覺。

 

隔天,葉秋一早就去了機場,臨走前他問蘇沐橙要不要跟他一同去韓文清那避暑。但貼心如蘇沐橙,她搖了搖頭,只說:「我可不想去當電燈泡。還有該跟人家說的好好說明,別讓韓隊瞎操心。」

 

於是葉秋一人拎著包包坐上了飛機,他在機上迷迷糊糊的想,其實他還真不曉得要跟韓文清說些什麼,不過韓文清大約也不是個會婆媽的人,就算他不說,韓文清總不能把刀架在他脖子上硬要他說。

 

下了飛機後,葉秋看到韓文清戴著墨鏡在不遠處等他,像尊守門神,他身邊一公尺內都被他那氣勢嚇得不敢靠近。葉秋覺得好笑,他踢著步伐走了過去,「大神,等人啊?」

 

韓文清懶得跟他貧,拿過他的行李箱就走了出去,而葉秋則是慢慢地跟了上去,悠悠哉哉地坐進車內,瞇眼就歪了過去,看似要睡著了,韓文清見狀把自己身上的外套拋到葉秋身上,平平穩穩地啟動了車子。

 

葉秋這一覺睡得比機上還要好,一路無夢。他裹緊了自己身上的韓文清的外套,外套上那已經飄散得差不多的淡淡男香,卻讓葉秋有種厚實的感覺,不張揚卻使人安心。

 

如同韓文清這人,他不張揚自己的存在,卻還是能給人安心的感覺。葉秋突然由衷的感謝,感謝他能遇上韓文清。




TBC

评论
热度(15)
 
© Z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