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  
社團 | 感覺問題。

Zo。| 灣家人
塗鴉文章/一切隨意/多重棲生

CP/ 雜食性/目前蹲坑韓葉

噗浪在連結。

【韓葉】安全折返點 第二十二章 你沒說出口的

微我流設定

/

神隱了兩天 回來更新啦

一直打的我流設定是沒有世界邀請賽



通販頁: http://goo.gl/forms/x7Y0qk4K7A





第二十二章 你沒說出口的

 

 

韓文清一天的行程,不外乎就是早上起床、晨跑、吃早餐然後進訓練室,下午也許開個戰隊會議,會議完再接著指導後輩,晚餐後看是要再回訓練室,還是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時間已經來到第十一賽季,韓文清在度過夏修期後如往常地回到戰隊,但他卻有些不記得自己是怎樣度過漫長的夏修期,葉修提分手的那晚他倒是記得明白,當時葉修眼中滿是溫柔,卻說著分手的話。

 

後來他們到底怎樣回家,葉修又是怎樣離開的,好像都不太重要了,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回到最一開始,他們如同陌生人,他甚至沒看到葉修離開。然後韓文清在那一夜斷了所有有關葉修的聯繫,選手群內偶爾還有一些葉修零散的消息,說在哪看到葉修穿著西裝人模人樣,說葉修開始像個成功的企業家。

 

但對韓文清來說,那些都不是他關心的重點了,葉修連解釋都沒給他,留下他不想看懂的溫柔和不想聽明白的話。可惜的是,霸圖隊長唯一一次的逃避卻沒成功,因為他看懂葉修那些伎倆。

 

韓文清憤怒,葉修老一人做了決定,扛了所有後果,留下的世界縱使再沒紛擾,韓文清也不想要,到底他是不甘、憤怒,還是有更多無法說明的情緒,都不能改變這已經定局的事。

 

葉修是那麼殘忍。
卻又那麼溫柔。

 

所有事情並沒有隨著葉修的離去而有些脫軌的變化,榮耀依舊、人們依舊、韓文清也沒有因為分手而墮落,他還是規律地生活,訓練然後比賽,只是心中的不甘和抽疼卻那麼的不安分。

 

常規賽時,霸圖到H市客座興欣。沒了葉修的興欣打得有些辛苦,但還是找到了些節奏,正如葉修退役記者會上說的,他們努力地調適沒有葉修領導的興欣。比賽最後由霸圖拿下,離開前,韓文清被蘇沐橙叫住。

 

韓文清知道蘇沐橙如同葉修的妹妹,但卻不知道自己能跟她聊些什麼,不過看那姑娘笑嘻嘻地站在那等自己,韓文清縱然沒有什麼想說,也不好讓姑娘沒約成人,於是他走了過去。

 

蘇沐橙帶著韓文清來到一家隱密的咖啡店內,要了一杯拿鐵,韓文清則是點了杯黑咖啡,然後他倆相看兩無言,拿鐵和黑咖啡來的時候,蘇沐橙拿起了自己的拿鐵滿足地喝了一口。

 

「葉修也喜歡喝黑咖啡,他老嫌拿鐵太甜。」蘇沐橙笑了笑,繼續說:「葉修很討厭對不對?老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都不管他人怎麼說。」聞言,韓文清有些詫異,畢竟他和葉修分手的事情誰都不知道,他不會說,離該榮耀的葉修更沒時間說。

 

大約是看到韓文清不太開心的臉,蘇沐橙解釋:「我算是自己猜到的,我去問葉修,但他也沒正面回答我。」頓了頓,蘇沐橙又繼續說:「他在第十賽季時跟我說要回家,我心裡就有個底,但我沒想到他也跟你……不過我想他有他的想法吧,畢竟老葉家好像不太好惹。」韓文清聽了想笑,葉修曾經跟他在閒聊時提過家裡幾句,根據葉修退役後的那些傳言,其實不難猜到老葉家到底是什麼家世地位。韓文清從不在意這些,狗血的說法是葉修就是葉修,無關他來自哪裡。

 

韓文清的重點從來不是葉修下了怎樣的決定,而是葉修在過程中是不是也跟他並肩同行了,如果葉修和他的緣就到這,韓文清也不會太過糾結,有些事情就是這樣,該來就來,該走就走。

 

只是葉修走得太過灑脫,留下韓文清愣在原地錯愕,他甚至連反駁的餘地都沒有。

 

韓文清始終沒有搭話,蘇沐橙也不惱,她只是不疾不徐地喝著手中的拿鐵,偶爾想到一些有關葉修的事,提了兩句。最後,她在喝下最後一口拿鐵前說:「葉修,他真的很在意你,韓隊,只是他看起來太沒心沒肺了。」

 

韓文清知道,他從頭到尾都知道,葉修就是他媽的太在意韓文清了,所以才走得那麼灑脫。




TBC


评论
热度(21)
 
© Zo。/Powered by LOFTER